[登录][免费注册]吴老师:18511858556或010-68231248

古籍整理

×
历史
二十四史/清史稿系列 前四史 线装大字珍藏本系列 资治通鉴/通典/通志/文献通考 断代史 中外关系史名著译丛 中外交通史籍丛刊 中国古代都城资料选刊 中国古代地理总志丛刊 地理/方志 二十四史研究资料丛刊 二十四史校订研究丛刊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 中国近代人物文集 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 历代史料笔记丛刊 中国历史文集丛刊 学术笔记丛刊 中国史学基本典籍丛刊 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 年谱丛刊 清代人物传稿 中国近代期刊会刊第二辑 历史研究资料
文学
诗文总集 历代文举要 诗文别集 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 古典文学研究资料汇编 中国文学研究典籍丛刊 文学研究资料 中华国学文库
哲学
十三经系列 新编诸子集成 新编诸子集成续编 理学丛书 四部要籍注疏丛刊 易学典籍选刊 王夫之著作 中国思想史资料丛刊 中国佛教典籍选刊 佛教经典译注丛书 道教典籍选刊 哲学研究资料
语言文字
甲骨文/金文 简牍/古陶文 说文解字系列 训诂 古代字书辑刊 音韵 韵学丛书 语言文字研究资料
综合
类书
大型文献
甲骨文合集 二十世纪出土玺印集成 光绪朝硃批奏折 清代起居注册/康熙朝 中华大藏经 印顺法师佛学著作全集 清代蒙藏回部典汇 清实录 敦煌经部文献合集 汉藏交融 云南丛书 绍兴丛书 殷周金文系列 古逸丛书三编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论文类编 中国木版年画集成 二十世纪琴学资料珍萃

学术著作

×
历史
李宗侗著作集 研究著作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研究丛刊 中华史学文库 名家史论集系列 中国史学的基本问题 现代史学家文丛 王仲荦著作集 岑仲勉著作集 孟森著作集 傅衣凌著作集 摹庐丛著 法国西域敦煌学名著译丛 中国乡村社会研究丛书 中外交流历史文丛 北大民族史文丛 吐鲁番学研究丛书 日本学者研究中国史论著选译 日本学者中国史研究丛刊 中国近代史事论丛 新史学 人物传记
文学
研究著作 古本小书丛刊 聂石樵中国文学史系列 唐才子传校笺 中国古典文学史料研究丛书 中国文学思想通史 比较文学与文化新视野丛书 红楼人物百家言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学术丛书 域外汉籍研究丛书 刘永济集 黄节作品集 孙楷第文集 钱南扬文集 文艺学语境中的文化认同问题研究丛书
哲学
研究著作 珞珈中国哲学 人间佛教研究丛书 真如 因名学丛书 宗教与中国社会研究论丛
语言文字
研究著作 于省吾著作集
综合
研究著作 中国古典名著译注丛书 中华学术精品 全汉昇经济史著作集 华林博士文库 陈梦家著作集 韦政通文集 启功作品系列 黄侃文集 冀野文钞 王叔岷著作集 余嘉锡著作集 孙贻让全集 梁方仲文集 日本中国学文萃 世界汉学论丛 世界汉学译著系列 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丛书 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题研究系列 中华文史新刊 中华学术文库 西方的中国形象 剑桥学术前沿 大中华文库 文献传承与文化认同研究丛书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学术丛书 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报 浙江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研究系列 复旦文史专刊 浙江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研究丛书 浙江大学汉语史研究丛书 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作品文库

>古籍整理

>学术著作

雪隐鹭鸶:《金瓶梅》的声色与虚无

各位读者朋友们2020年的疫情进入到常态化防控阶段,本店已正式恢复营业,感谢在此期间大家的理解与支持!
分享到:

雪隐鹭鸶:《金瓶梅》的声色与虚无

会员价: ¥46.40 定价:¥58.00 折扣:80折
顾客评分:
0
已有0人评论
库  存:有货(还有18本)
作  者:
格非著
出 版 社:
出版时间:
2019-08-09
ISBN:
9787101138955
送积分:46收藏人气:0 浏览次数:255
  • 版  次:1
  • 页  数:413
  • 字  数:270 千字
  • 印刷时间:
  • 开  本:32开
  • 纸  张:
  • 印  次:1
  • 包  装:平装
  • 版式:简体横排

编辑推荐

1.学者之识与作家之笔相映生辉
著名作家、学者格非于治学写作之余,反复品读《金瓶梅》,积多年之功得成此书。作家和学者的双重视角使格非先生的解读别有会心。为了更好地体味《金瓶梅》中令人着迷的虚与实、真与幻,作者进行了一系列的索隐与考据,但作家的身份避免了本书落入繁冗考据的窠臼,使其极具可读性。
2.全方位解读《金瓶梅》的经典之作
作者将《金瓶梅》放置到16世纪前后全球社会转型和文化变革的背景中去考察,详尽阐释其中涉及的政治、思想法律以及社会管理体系,并以细腻生动的随笔和例话形式对《金瓶梅》文本展开细读。无论是解读的深度广度,还是从文本精读的功力,此书都堪称《金瓶梅》解读不可错过的经典之作。
3.重新校订,全新设计。
此次再版,对文字进行了修订,并重新设计了版式及封面。内文版式疏朗,阅读舒适感强。装帧形式为特种纸护封+裸背装,封面烫印。装帧精美,值得收藏。

内容简介

此书为著名作家、学者格非解读《金瓶梅》经典之作。全书共分三卷。卷一(经济与法律)和卷二(思想与道德)联系明代社会史和思想史脉络,将《金瓶梅》置于十六世纪全球社会转型和文化变革的背景中详细考察;卷三以细腻生动的随笔和例话形式对《金瓶梅》文本展开细读,赏析其文章修辞的精彩之处。格非认为,《金瓶梅》是一部激愤之书、悲悯之书,更是一部别开生面、寄意深远的呕心沥血之作。《雪隐鹭鸶》对《金瓶梅》展开全方位解读,正是要鼓励读者穿透偏见和曲解,去索解隐秘、探幽访胜。

书名“雪隐鹭鸶”四字取自《金瓶梅》中的诗句,喻指《金瓶梅》中深远幽微的人情世态和历史文化信息


作者简介

格非,1964年生,江苏丹徒人。当代著名作家、学者,清华大学文学院教授。著有《迷舟》《相遇》等中短篇小说四十余篇,《欲望的旗帜》《人面桃花》《山河入梦》《春尽江南》等长篇小说多部,以及《小说艺术面面观》《小说叙事研究》《文学的邀约》《博尔赫斯的面孔》等论著和随笔集多部。

目录

◇卷一.经济与法律
清河
清河国
临清
钞关
淮上
南方
南北方社会风习之别
书名之寓意
市井与田园
人人皆商
开中
西门庆的“经济型”人格
新信仰的出现
金钱崇拜
白银货币
同心圆
礼与法
蒋竹山的借票
“契约社会”的脆弱
法律与政治
法律的实质
法律之外
◇卷二.思想与道德
阳明学的投影
佛道世界观
参禅与念佛
禅、净之辨
无善无恶
真妄
《红楼梦》的真妄观
“诚”与“真”
恶人之死
佛眼
色情问题
伦理学的暗夜
自然、本然与虚无
倒影
◇卷三.修辞例话
老虎
十兄弟
邻居们
薛嫂
孙歪头
回前诗的删改
撞了个满怀
李瓶儿
邸报
囫囵语
夫妻交恶
越界
邈远
冰鉴定终身
两个太监
“青刀马”与“寒鸦儿”
白赉光
价值观之混乱
道佛之别
方巾客
改文书
贲四嫂宴客
苗青案
紫薇花与紫薇郎
桂姐唱曲
故事
水秀才
郑爱月因何不说话
半截门子
病急乱投医
李瓶儿之死
二十七盏本命灯
埋伏
途中风景
文嫂的驴子
幽明之分
重名问题
瞎子申二姐
群芳谱
蔡御史祭灵

荷尽已无擎雨盖
燕还旧巢
芍药花
陆沉
韩爱姐

书摘

紫薇花与紫薇郎

小院闲庭寂不哗,一池月上浸窗纱。
邂逅相逢天未晚,紫薇郎对紫薇花。
——第四十九回
曾孝序因苗青案去官之后,接替他巡按位置的,是一个名叫宋乔年的人。在上任途中,宋乔年与两淮巡盐蔡蕴同坐一船,路过清河地面。西门庆打听到这一消息,与夏提刑二人“出郊五十里”,至新河口的百家村迎接。随后西门庆又邀请两位官员至家中酒食款待,并致厚贶。
宋乔年因与西门庆是初次见面,且又是西门庆上级,难免有些拿腔拿调,坐了不大一会儿,听了一出戏,即起身告辞而去。而蔡蕴蔡御史,则在西门庆家留宿。西门庆知道蔡御史好色,便让玳安去叫了董娇儿、韩金钏两名妓女来陪夜。西门庆在玳安耳边低语,让他用轿子将董、韩二人抬了来,由后门进入,“休交一人知道”。两位妓女来了之后,先被安排在吴月娘房中闲坐。西门庆没忘记提醒玳安,将轿子抬过一边藏起来,以避邻人耳目。这固然是表现西门庆在侍奉官员时心思极细的一面,惟恐给上司惹出麻烦,但同时也可以看出,对当时朝廷命官来说,嫖妓宿娼一类的事情,是被官府明令禁止的。如此这般安排了一番之后,西门庆仍然不放心,他亲自来到月娘房中,对两位妓女训话,让她们“不可怠慢,用心扶侍”,甚至还点明了蔡御史特殊的偏好——“好南风”,喜欢“后庭花”,届时不能“扭手扭脚”,而应当有求必应。这类极不雅驯的话,当着妻子吴月娘的面公开说出,连董娇儿都觉得有点过分,她出语讥讽也就不足为怪了。
蔡御史看见西门庆送来的这两个女子,喜不自禁,以至于“欲进不能,欲退不舍”,立即在月光下,一手拉着一个,“恍若刘阮之入天台”, 意乱情迷之状,不难想见。虽说蔡御史将两名妓女都留下来过夜也无不可,但毕竟是在他人府邸做客,自命风雅且中过状元的蔡御史,还得稍稍顾及一下自己的形象。因此,他得在两位妓女中选择一位。
那么面对两位姿容绰约的女孩儿,到底该选谁呢?对当时的蔡御史来说,这恐怕是一个幸福的小烦恼吧。
当然,我们知道,蔡御史最终选择了董娇儿。我们还知道蔡御史之所以选董娇儿,倒不是因为董娇儿比韩金钏漂亮,而是她的名字取得好——韩金钏号玉卿,董娇儿号薇仙。那么问题就来了,蔡御史为何对“薇仙”这个名号如此着迷呢?小说当时并没有交代。被淘汰出局的韩金钏也不明就里。她从蔡御史房里出来,重新回到吴月娘那儿歇息,连月娘都觉得奇怪:“你怎的不陪他睡,来了?”
读至后文,蔡御史在与董娇儿上床就寝之前,在董娇儿手中拿着的一把湘妃竹泥金扇面上题了一首诗(见引文),并以“薇仙”为题旨。我们这才明白个中的缘由。
唐玄宗开元元年(713),中书省一度被改为“紫微省”。既然如此,中书令随后就被称为“紫微令”,而中书侍郎,自然就是“紫微郎”了。在古代,紫微星(北极星)被称为“帝星”,是皇帝的象征。作为设在皇宫之内、为皇帝服务且掌管机要文书的中书省,在唐代被改为紫微省,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大概是皇宫内遍植紫薇的缘故,后来“紫微”与“紫薇”就开始通用了。在唐代,中书省被改为紫微省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不到五年),但并不妨碍紫微(或紫薇)这个典故在文人雅士中的流行。
白居易、杜牧和陆游等人,都有不少诗作涉及到这个典故。历代诗人对于这个典故的使用,一般涉及到以下两种含义:其一为功成名就、侍奉帝侧的春风得意;其二则为枯坐殿阁,漏夜永长,独与窗外的紫薇花相对脉脉的孤寂。众所周知,白居易的《直中书省》,就是取第二种含义。当然,《金瓶梅》中的蔡御史在写给董娇儿的诗中,虽然搬用了白居易的成句“紫薇花对紫微郎”(稍微调整了一下次序),但寓意却完全不同。
在《金瓶梅》第三十六回,蔡御史高中状元后,在京师朝廷中做官,官名为“秘书省正字”,与唐代处理机要文书的中书省之职,略相仿佛。他既以“紫薇郎”自命,自然会对窗外或想象中的“紫薇花”情有独钟。所以他一听说董娇儿字薇仙,便立即心生快意,觉得此人与自己状元紫微郎的身份堪称绝配,他留下董娇儿,辞去韩金钏,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蔡御史即便在玩弄妓女的时候,都还要卖弄学识、附会文采,咬文嚼字以命风雅,其人之轻浮浅露、迂阔而可笑之态,已活灵活现。考虑到董娇儿的妓女身份,以及蔡御史“后庭花”的嗜好,特别是他在接受西门庆的性贿赂之后,对西门庆从扬州支取盐引提供方便,这种风雅与他在现实生活中的肮脏和恶劣都构成了尖锐的反讽。这种反讽,我们此前已多次领教。
顺便说一句,后人在解释引文中蔡御史的这首诗时,因为末句的雷同,皆认为是翻用白居易《直中书省》一诗。我以为并不恰当。蔡蕴的这首诗,除了末句袭用白居易典故外,无论是遣词造句、结构还是诗意,更像是对南宋诗人洪咨夔(1176—1236)的《直玉堂作》的改写,洪诗为:
禁门深锁寂无哗,浓墨淋漓两相麻。
唱彻五更天未晓,一墀月浸紫薇花。
仅仅从字面上看,我们就不难发现,洪咨夔的这首《直玉堂作》,才是蔡御史赠诗的真正底本。

自 序
1987年,齐鲁书社以“内部发行”的名义,出版了由王汝梅等校点的《金瓶梅》删节本。按照学校下发的通知,确有研究需要的教师,可以提交购书申请。当时,我还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写作教研室的一名助教,抱着不妨一试的态度打了报告,居然获得批准。或许是此书过于“珍贵”了,我拿到书后并没有坐下来好好阅读,而是忙着四处向人炫耀。这就直接导致了此书在两个月后的失窃。
几年后的一个晚上,在北京的白家庄,批评家朱伟和几位作家为《金瓶梅》与《红楼梦》的优劣,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我因为还没有来得及读完《金瓶梅》,当然不敢置喙。但朱伟先生那句“不管怎么说,《金瓶梅》都要比《红楼梦》好得多”的断语,让我这样一个“红迷”深受刺激。回到上海后,就立即躲进学校的图书馆,将此书完整地读了一遍。
不用说,我如此急切地阅读此书的目的之一,是为了证明这样一个固有的信念:所谓比《红楼梦》还要好的小说,在人世间是不可能存在的。但读完《金瓶梅》之后,不知为什么,我对朱伟先生那句明显偏激的断语,产生了秘密的亲切感。从那以后,我开始留意收集《金瓶梅》的版本,几乎是每隔两三年,就要将《金瓶梅》重读一遍。有了好的本子,我也会将它复印出来,分赠好友;每遇“金迷”,必时相切磋,引为同调。
《金瓶梅》是一部激愤之书,也是一部悲悯之书。在中国小说史上,无论是世界观、价值观、修辞学,还是给读者带来的令人不安的巨大冒犯,《金瓶梅》都是空前的。时间的流逝从未减损它的“毒素”或魅惑力。然而,在《金瓶梅》的阐释史上,虽说产生了一代又一代知音般的读者和研究者,但同时也积压了越来越多的误会和曲解。
在反复阅读《金瓶梅》的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如果不把《金瓶梅》放置于16世纪前后全球社会转型和文化变革的背景中去考察,如果不联系明代的社会史和思想史脉络,《金瓶梅》中涉及的许多重大问题,都得不到很好的解释。当今中国社会状况的刺激以及这种刺激带给我的种种困惑,也是写作此书的动因之一。《金瓶梅》所呈现的16世纪的人情世态与今天中国现实之间的内在关联,给我带来了极不真实的恍惚之感。这种感觉多年来一直耿耿于怀。我甚至有些疑心,我们至今尚未走出《金瓶梅》作者的视线。换句话说,我们今天所经历的一切,或许正是四五百年前就开始发端的社会、历史和文化大转折的一个组成部分。
书名“雪隐鹭鸶”,源于《金瓶梅》第二十五回的两句诗:“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雪隐鹭鸶”这个意象,很容易让我们体味到平常的人情世态中所隐藏的深险湍流,让我们想起《红楼梦》中“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苍劲悲凉,或许还会让我们联想到在晚明思想和文学界极为流行的“空”和“无”。当然,《金瓶梅》所强调的“空无”,绝非空无一物,它一直在引诱我们去索解隐秘,探幽访胜。
为了让那些没有读过《金瓶梅》或不喜欢《金瓶梅》的读者也能了解本书的大意,本书有意借用了随笔和例话的写作方式。当然,如果读者对明代的社会史和思想史背景没有兴趣,也可以跳过卷一和卷二,直接阅读后半部分的文本解读。
本书在写作过程中所使用的《金瓶梅》版本主要有以下两个:崇祯本为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出版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此书是北大馆藏本的影印本,也是国内现存崇祯本中较为精善的本子;万历本采用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以北京图书馆旧藏本(现存台湾)为底本,于1991年影印出版的《金瓶梅词话》。考虑到繁、简字体对读和校勘的便利,也参考了中华书局1998年出版的《金瓶梅》会评会校本。


清初文艺理论家张竹坡称《金瓶梅》为"第一奇书"。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诸世情书中,《金瓶梅》最有名。"一千个读者,对《金瓶梅》就有一千种解读。

拥有作家和学者双重身份的格非全情投入《金瓶梅》二十余载,读出广阔天地。他结合十六世纪前后全球社会转型与文化变革的大趋势,格局宏大;对小说文本的细节谙熟,随手拈来,细致入微,匠心独妙。

“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这两句诗来自《金瓶梅》第二十五回,意思是说:白色的鹭鸶藏在雪中,飞起来才能被看到。 “雪隐鹭鸶”作为书名,暗示着作者要带我们去发现,《金瓶梅》一百回故事中暗藏的深险幽微的人情世态。

中华书局全新改版,重磅推出。特种纸护封配以裸背装。封面烫印,装帧精美,值得收藏。

格非谈《雪隐鹭鸶》
序言


1987年,齐鲁书社以“内部发行”的名义,出版了由王汝梅等校点的《金瓶梅》删节本。按照学校下发的通知,确有研究需要的教师,可以提交购书申请。当时,我还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写作教研室的一名助教,抱着不妨一试的态度打了报告,居然获得批准。或许是此书过于“珍贵”了,我拿到书后并没有坐下来好好阅读,而是忙着四处向人炫耀。这就直接导致了此书在两个月后的失窃。

几年后的一个晚上,在北京的白家庄,批评家朱伟和几位作家为《金瓶梅》与《红楼梦》的优劣,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我因为还没有来得及读完《金瓶梅》,当然不敢置喙。但朱伟先生那句“不管怎么说,《金瓶梅》都要比《红楼梦》好得多”的断语,让我这样一个“红迷”深受刺激。回到上海后,就立即躲进学校的图书馆,将此书完整地读了一遍。

“金”“红”对读,本书常有


不用说,我如此急切地阅读此书的目的之一,是为了证明这样一个固有的信念:所谓比《红楼梦》还要好的小说,在人世间是不可能存在的。但读完《金瓶梅》之后,不知为什么,我对朱伟先生那句明显偏激的断语,产生了秘密的亲切感。从那以后,我开始留意收集《金瓶梅》的版本,几乎是每隔两三年,就要将《金瓶梅》重读一遍。有了好的本子,我也会将它复印出来,分赠好友;每遇“金迷”,必时相切磋,引为同调。

《金瓶梅》是一部激愤之书,也是一部悲悯之书。在中国小说史上,无论是世界观、价值观、修辞学,还是给读者带来的令人不安的巨大冒犯,《金瓶梅》都是空前的。时间的流逝从未减损它的“毒素”或魅惑力。然而,在《金瓶梅》的阐释史上,虽说产生了一代又一代知音般的读者和研究者,但同时也积压了越来越多的误会和曲解。

在反复阅读《金瓶梅》的过程中,我逐渐意识到,如果不把《金瓶梅》放置于16世纪前后全球社会转型和文化变革的背景中去考察,如果不联系明代的社会史和思想史脉络,《金瓶梅》中涉及的许多重大问题,都得不到很好的解释。当今中国社会状况的刺激以及这种刺激带给我的种种困惑,也是写作此书的动因之一。《金瓶梅》所呈现的16世纪的人情世态与今天中国现实之间的内在关联,给我带来了极不真实的恍惚之感。这种感觉多年来一直耿耿于怀。我甚至有些疑心,我们至今尚未走出《金瓶梅》作者的视线。换句话说,我们今天所经历的一切,或许正是四五百年前就开始发端的社会、历史和文化大转折的一个组成部分。

书名“雪隐鹭鸶”,源于《金瓶梅》第二十五回的两句诗:“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雪隐鹭鸶”这个意象,很容易让我们体味到平常的人情世态中所隐藏的深险湍流,让我们想起《红楼梦》中“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苍劲悲凉,或许还会让我们联想到在晚明思想和文学界极为流行的“空”和“无”。当然,《金瓶梅》所强调的“空无”,绝非空无一物,它一直在引诱我们去索解隐秘,探幽访胜。

为了让那些没有读过《金瓶梅》或不喜欢《金瓶梅》的读者也能了解本书的大意,本书有意借用了随笔和例话的写作方式。当然,如果读者对明代的社会史和思想史背景没有兴趣,也可以跳过卷一和卷二,直接阅读后半部分的文本解读。

本书在写作过程中所使用的《金瓶梅》版本主要有以下两个:崇祯本为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出版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此书是北大馆藏本的影印本,也是国内现存崇祯本中较为精善的本子;万历本采用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以北京图书馆旧藏本(现存台湾)为底本,于1991年影印出版的《金瓶梅词话》。考虑到繁、简字体对读和校勘的便利,也参考了中华书局1998年出版的《金瓶梅》会评会校本。


在中国古代的文史传统中,器物从来都不是简单的“物象”,它的功能也不局限于一般意义上的道具和场景罗列,而往往作为高度象征化的“意象”出现在文学作品中。以《金瓶梅》而论,书中三张床的命运,其实也是人的命运。

春梅看了一回,先走到李瓶儿那边。见楼上丢着些折桌坏凳破椅子,下边房都空锁着,地下草长的荒荒的。方来到他娘这边,楼上还丢着些生药香料,下边他娘房里,止有两座厨柜,床也没了。因问小玉:“俺娘那张床往那去了?怎的不见。”小玉道:“俺三娘嫁人,赔了俺三娘去了。”月娘走到跟前说:“因你爹在日,将他带来那张八步床陪了大姐在陈家,落后他起身,却把你娘这张床陪了他,嫁人去了。”春梅道:“我听见大姐死了,说你老人家把床还抬的来家了。”月娘道:“那床没钱使,只卖了八两银子,打发县中皂隶,都使了。”……又问月娘:“俺六娘那张螺甸床怎的不见?”月娘道:“一言难尽。自从你爹下世,日逐只有出去的,没有进来的。常言:家无营活计,不怕斗量金。也是家中没盘缠,抬出去交人卖了。”
——第九十六回


春梅姐游旧家池馆 杨光彦作当面豺狼


西门庆去世三年之后的正月二十一日,春梅打点祭桌果酒致送吴月娘,一为祭奠西门庆三周年,二为庆贺孝哥生日。吴月娘使玳安具帖邀请春梅上门做客,这就有了春梅重游旧家池馆的一幕。

第十九回,西门庆家中花园刚刚落成之日,吴月娘曾率领李娇儿、孟玉楼、孙雪娥、西门大姐、潘金莲等人游园赏会。绣评者评述此次游园之会,将之与“西园雅集”相提并论。回中有诗赋一首,对那处“四时有不卸之花,八节有长春之景”的花园,做了十分细致的描画。然而到了第九十六回,也有诗赋写景,不同的是,当年“娇花笼浅径,芳树压雕栏”的亭台楼阁,如今已经变成了“狐狸常睡卧云亭,黄鼠往来藏春阁”的荒破之地了。春梅眼中的旧家池馆,只剩下了一些蜘蛛结网的破桌凳,甚至在李瓶儿的住处,竟然已经“草长的荒荒的”。这当然是对“麦秀之歌”典故的重写,其荒陊惨淡之景,本是题中应有之意,不能说有多少别出心裁的地方。引文中最让人鼻酸的点睛之笔,实在于通过春梅、月娘之口,来追述“床的下落”的那一番问答。

床是日常息卧之具,不可一日无之,自然是记忆中的重要节点。从另一方面来说,床也是恣欢纵乐的场所,是《金瓶梅》情色展开的重要物件。当然,它也是使用者身份品级的象征之物。

守孤灵半夜口脂香,《清宫珍宝皕美图》清内府彩绘绢本


在《金瓶梅》中,作为重要器物来描写的床,一共有三张。一张是孟玉楼陪嫁而来的南京描金彩漆八步床(亦作“拔步床”),一张是李瓶儿陪嫁过来的螺甸床(也作“罗钿床”),还有一张床来历稍稍复杂一些。身无长物而心高气傲的潘金莲,对李瓶儿那张螺甸床瞧着眼热,央求西门庆花了六十两银子,替自己买了一张一模一样的厂厅床。

陪孟玉楼而来的那张床,她自己没轮上睡,就因为西门庆匆促嫁女,作为嫁妆送给了西门大姐。杨提督案发,陈敬济与西门大姐深夜躲祸来家,那张床却并没有跟了来,当仍在陈宅无疑。后来,西门大姐在陈宅上吊自杀(第九十二回),吴月娘率众人打上门去,闹了半天之后,顺便将大姐的遗物都搬了回来。这张南京八步床,想必也在其中。可见吴月娘为西门大姐报仇是假,哄抢她的遗物是真,而在大姐的所有遗物中,这张南京描金彩漆八步床,当是重中之重。事隔这么些年,吴月娘从未忘记它的存在。通过引文中吴月娘与春梅的对话,我们知道吴月娘将床搬回来之后,立刻就以八两银子贱卖了。这是孟玉楼那张床的下落。

绿釉露胎拔步床(明器),山西长治沙峪村明墓出土


潘金莲的出身无法与孟、李二人相比,她为了“平等”而央求西门庆为她买来的那张螺甸厂厅床,在她被驱逐出家门时,当然不可能带走(吴月娘起先连轿子都舍不得替她雇,更别提那张六十两银子买来的床了)。孟玉楼改嫁时,吴月娘就将潘金莲留下的这张床送给孟玉楼。这倒也不能说明吴月娘对孟玉楼有多大方,从情理上说,西门庆家原来就欠孟玉楼一张床。

黑漆螺钿花蝶纹架子床,故宫博物院藏


明黑漆螺钿拔步床,日本京都藤井有邻馆藏


最后需要交代的,是李瓶儿的那张螺甸床,也是春梅最后追问的那张床的下落。吴月娘以差不多一半的价格(三十五两)将它卖了,以应付西门庆死后家道衰落的经济窘境。

李瓶儿病缠死孽,《清宫珍宝皕美图》清内府彩绘绢本


自第七回始,至第九十六回收结,关于这三张床的故事,贯穿了整整九十回的篇幅。在西门庆家族由盛转衰的兴亡史中,三张床的影子,一直时隐时现。其中寄托了多少人世的辛酸与悲凉,这里不必多说。需要特别加以说明的是,在中国古代的文史传统中,器物从来都不是简单的“物象”,它的功能也不局限于一般意义上的道具和场景罗列,而往往作为高度象征化的“意象”出现在文学作品中。以《金瓶梅》而论,这三张床的命运,其实也是人的命运。它们不仅暗示出人物的身份、地位和社会等级,也象征了欲望——其中既有对性事的暗喻,也有对“物”的崇拜与占有。

《金瓶梅》中的这三张床,也可以看成是世事兴衰沉浮的见证之物。从表面上看,人对物的占有和收藏,使物处于“随身之物”的被动地位,但反过来说,这种占有与收藏也可以逆转——“人”成为“物”的最终收藏品。因为,一般而言,物的寿命要比人长得多。本雅明曾对此感慨不已,李清照在《金石录后序》中,也对此加以明确的阐发,所谓“人亡弓,人得之,又胡足道”。

《金石录校证》,中华书局2019年9月出版


《金瓶梅》一意要否定现世,诫人入佛。在描写器物方面,往往以物观人,以常观变,以显示人的脆弱与无常。博郎鼓是一例,这里的三张床又是一例。而在小说的第七十一回,夏龙溪转任京师,他将清河的住房折银一千二百两,卖与何太监的侄子何永寿。交换房契之时,当时在场的西门庆家伙计贲四,说了一句让何太监极为欣赏的话:

千年房舍换百主,一番拆洗一番新。

话说得很喜兴,但意蕴却很悲凉。房舍如此,床又何尝不是如此。


相关书评

100%
好评度
好评(100%)
中评(0%)
差评(0%)
发表评价即可获得积分: 详见积分规则
对已购商品进行评价
发评价拿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