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免费注册]吴老师:18511858556或010-68231248

古籍整理

×
历史
二十四史/清史稿系列 前四史 线装大字珍藏本系列 资治通鉴/通典/通志/文献通考 断代史 中外关系史名著译丛 中外交通史籍丛刊 中国古代都城资料选刊 中国古代地理总志丛刊 地理/方志 二十四史研究资料丛刊 二十四史校订研究丛刊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文献丛刊 中国近代人物文集 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 历代史料笔记丛刊 中国历史文集丛刊 学术笔记丛刊 中国史学基本典籍丛刊 中华民国史资料丛稿 年谱丛刊 清代人物传稿 中国近代期刊会刊第二辑 历史研究资料
文学
诗文总集 历代文举要 诗文别集 中国古典文学基本丛书 古典文学研究资料汇编 中国文学研究典籍丛刊 文学研究资料 中华国学文库
哲学
十三经系列 新编诸子集成 新编诸子集成续编 理学丛书 四部要籍注疏丛刊 易学典籍选刊 王夫之著作 中国思想史资料丛刊 中国佛教典籍选刊 佛教经典译注丛书 道教典籍选刊 哲学研究资料
语言文字
甲骨文/金文 简牍/古陶文 说文解字系列 训诂 古代字书辑刊 音韵 韵学丛书 语言文字研究资料
综合
类书
大型文献
甲骨文合集 二十世纪出土玺印集成 光绪朝硃批奏折 清代起居注册/康熙朝 中华大藏经 印顺法师佛学著作全集 清代蒙藏回部典汇 清实录 敦煌经部文献合集 汉藏交融 云南丛书 绍兴丛书 殷周金文系列 古逸丛书三编 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论文类编 中国木版年画集成 二十世纪琴学资料珍萃

学术著作

×
历史
李宗侗著作集 研究著作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研究丛刊 中华史学文库 名家史论集系列 中国史学的基本问题 现代史学家文丛 王仲荦著作集 岑仲勉著作集 孟森著作集 傅衣凌著作集 摹庐丛著 法国西域敦煌学名著译丛 中国乡村社会研究丛书 中外交流历史文丛 北大民族史文丛 吐鲁番学研究丛书 日本学者研究中国史论著选译 日本学者中国史研究丛刊 中国近代史事论丛 新史学 人物传记
文学
研究著作 古本小书丛刊 聂石樵中国文学史系列 唐才子传校笺 中国古典文学史料研究丛书 中国文学思想通史 比较文学与文化新视野丛书 红楼人物百家言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学术丛书 域外汉籍研究丛书 刘永济集 黄节作品集 孙楷第文集 钱南扬文集 文艺学语境中的文化认同问题研究丛书
哲学
研究著作 珞珈中国哲学 人间佛教研究丛书 真如 因名学丛书 宗教与中国社会研究论丛
语言文字
研究著作 于省吾著作集
综合
研究著作 中国古典名著译注丛书 中华学术精品 全汉昇经济史著作集 华林博士文库 陈梦家著作集 韦政通文集 启功作品系列 黄侃文集 冀野文钞 王叔岷著作集 余嘉锡著作集 孙贻让全集 梁方仲文集 日本中国学文萃 世界汉学论丛 世界汉学译著系列 南京大学戏剧影视研究丛书 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题研究系列 中华文史新刊 中华学术文库 西方的中国形象 剑桥学术前沿 大中华文库 文献传承与文化认同研究丛书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学术丛书 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报 浙江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研究系列 复旦文史专刊 浙江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研究丛书 浙江大学汉语史研究丛书 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作品文库

>古籍整理

>学术著作

鹤与鹰——中西文化的大碰撞

各位读者朋友们2020年的疫情进入到常态化防控阶段,本店已正式恢复营业,感谢在此期间大家的理解与支持!
分享到:

鹤与鹰——中西文化的大碰撞

会员价: ¥36.80 定价:¥46.00 折扣:80折
顾客评分:
0
已有0人评论
库  存:有货(还有8本)
作  者:
陈传席著
出 版 社:
出版时间:
2019-11-16
ISBN:
9787101140552
送积分:36收藏人气:0 浏览次数:265
  • 版  次:1
  • 页  数:381
  • 字  数:300 千字
  • 印刷时间:
  • 开  本:32开
  • 纸  张:
  • 印  次:1
  • 包  装:平装
  • 版式:简体横排

编辑推荐

内容简介

本书为作者近年来关于中西文化比较研究的结晶。作者对中西文化的信仰、生态观念、道德观念、艺术、军事、医学等领域进行比较,认为中华文化虽然自近代以来暂时处于劣势,但本身所倡导的和平、仁爱、兼容等思想具有世界性,并将会在解决当今和未来世界重大问题上发挥巨大的作用。

作者简介

陈传席,江苏睢宁人,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获博士学位。2005年调入中国人民大学,现任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曾任美国堪萨斯大学研究员。1986年赴美国从事明清中国画研究和考察美、日、英所藏中国古代艺术遗迹。回国后从事艺术史和文学史研究,出版《六朝画论研究》等学术专著36部,发表学术论文500余篇。

目录

绪 论
第一章 中西文化的不同
——几个简单的例证和论说
一、娱乐 杀人
二、秃鹰 仙鹤
三、中外之牛
四、中外狮子的雕像
五、狼 玄鸟
六、“并行” “惟一”
——中西宗教比较
第二章 “并行”“惟一”(续)
——再谈中西宗教
第三章 亲和自然 征服自然
第四章 天人合一 天人二分
一、释“天人合一”
二、“天人合一”与自然
三、“天人二分”与自然
四、结论
第五章 “爱物” “役使”
——中西人和物的关系
第六章 “爱人”“兼爱” 殖民掠夺
一、“爱人”“兼爱”
二、“四海一家”
三、中外比较
四、殖民、掠夺及其他
第七章 去兵、去食 富国强兵
第八章 礼义和技艺
一、科技和“奇技淫巧”
二、人心和技艺
三、“德成而上,艺成而下”
第九章 中医 西医
一、医德
二、中医是一门学问
三、中医的科学性
四、中医存在的问题
第十章 中西艺术(上)
一、求善 求真
——中西戏剧艺术的区别
二、中国艺术与天人合一
三、自然美 人工美
——中西园林
四、中西园林艺术差异的根源
五、中国园林对西方园林的影响
六、自然美和艺术美
第十一章 中西艺术(下)
一、中国艺术影响西方艺术的发展
二、中国画论一直居世界画论之先
三、西方大画家和大理论家早已推崇中国画和理论
四、“目视”“神遇”
——中西绘画的区别
五、中国画应该怎样发展
六、终结 发展
第十二章 中国人素质的变迁
——五四以来国情检讨
一、由自信到自卑
二、先进文化被落后文化打败是常事
—五四以来一个错误观点的纠正
三、自灭传统:反对国粹,主张西化
四、对传统文化的误解
五、中国传统文化在道德、道义上的要求
六、现在中国人的传统道德为什么缺少?
七、应该怎样恢复中国人的传统道德
后 记

书摘

绪 论

真正的学者要能把握风气,而不可趋尚风气。前几本书出版后,我一直说:写这些书时,我有点不合时宜。书出版后,又觉得有点趋奉时尚,其实都是我一贯的观点。我写这本书,仍然是如此。

日本在1868年明治维新之前,学习的是中国文化,是个非常谦卑、温顺而又讲究礼仪的民族,明治维新开始,改学西方文化,不久,就并吞、侵略了很多国家。攻打中国,攻打朝鲜,和俄国开战,和德国开战,把本为中国属国的琉球强行划入日本版图,占领朝鲜,占领台湾等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它是轴心国的重要成员。而中国文化是以儒家文化为主导,讲究“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忠诚”和“仁义道德”。西方文化是“富国强兵”“弱肉强食”的文化。一位美国学者鲁思·本尼迪克特经过研究,写了一本论述日本的书,叫《菊与刀》,菊是美丽、清雅、文明的象征,刀是武力、残杀的象征。我总结了一下:
菊=中国
刀=西方
菊+刀=日本
日本既有中国式的彬彬有礼、温顺恭敬,又有西方式的崇尚武力和弱肉强食的观念。
在别人没有刀的时期,中国是菊花,很好;当别人有刀的时候,便可以劈开你的大门,把菊花砍掉,还叫你割地赔款。英国学者蓝诗玲写了一本《鸦片战争》的书,论述了英国强行卖毒品鸦片给中国,还用大炮轰开中国的大门,强迫中国政府割地赔款。所以中国必须暂时放下自己的哲学而采用西方的文化,铸刀,练刀,富国强兵。但世界上所有国家都用刀,那就是残杀,战争,世界大战。如果全世界都放弃刀,而变为“菊”,遍地鲜花,而无斗争和暴力,世界将是何等美好。所以中国的哲学能使世界更美好、更安宁。

本书中所说的中国文化、中国道德都指的是传统文化、传统道德。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尽心下》)的思想。在国家中,在世界上,应该以民为主;《尚书·五子之歌》中也说“民惟邦本”,民的追求仅仅是生活的幸福指数提高,古今皆然。在现在这个世界上,民的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举世公认的不是强大的美国,更不是俄罗斯,也不是法国、英国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而是北欧的一些国家,那里的人民生活安逸舒适,平等自由,无忧无虑,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该读书的读书,该干事的干事,该休息的休息。其实那里并没有很多亿万富翁,国家也没有高端的核武器,也没有航天飞机、宇宙飞船等。亿万富翁的钱能花得完吗?核武器能使人生活幸福吗?
这使我想起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理想社会,《礼记·礼运》记孔子说: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这和北欧的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现状相同,但孔子讲的是天下大同的状态,而不是一国一地的幸福。孔子还提出“去兵”“去食”,他对强大的武装设备和力量不感兴趣,对能使人人富足的生活措施也不感兴趣,他只赞成他学生曾子说的,成年人和孩子们在沂水里洗洗澡(游泳),在雩台上吹吹风,唱唱歌然后回家的生活(见《论语·先进》),不要十分富足,不要十分强大,人自由自在,无忧无虑,身心畅快,无拘无束地生活就行了。其实这就叫幸福,北欧人不就是这样吗?你如果天天要强兵,经费都用在军备上,人的幸福指数便降低了,所有国家都在强兵就可能发生战争。你如果天天要富国,就可能竞争,就会尔虞我诈,钩心斗角,人的幸福指数也不会太高。但是你不强兵,人家强兵,你的国家、你的幸福就难保。
一百多年前,西方列强就是凭着“船坚炮利”打入中国,强迫我们割地赔款。像北欧那些国家虽然幸福指数很高,但是如果军事强国派一支武装部队,很快便可打败它。所以中国的哲学“去兵”“去食”不能救中国,必须采用西方的“富国强兵”的哲学,国家强大了才能保障人民的幸福。但是,全世界如果都崇尚中国的文化,都不从事军事竞争,都各自安逸地生活着,洗洗澡,吹吹风,唱唱歌,那么,这个世界就会十分美好,十分自在。
中国传统文化中对自然十分推崇“伟哉造化”,“伟哉夫造物者”,“天与人不相胜”(庄子语);“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庄子语);“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庄子语);“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老子语)。“民,吾同胞;物,吾与也”(张载语);“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孟子语);中国人对自然的亲和,在世界上是无与伦比的,荀子说“制天命而用之”(遵从自然而用之),所以,中国人亲和自然,保护自然,反对破坏自然,“无为而无不为”“族与万物并”“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以辅助万物的自然发展而不加干预)。但西方人以为人是宇宙的中心,认为“自然必须作为一个奴隶来为人类服役”(卡洛琳·麦茜特《自然之死》),“人成为自然界的主人和统治者”(《笛卡尔的人类哲学》)。卡普拉《转折点—科学、社会和正在兴起的文化》中说:“培根认为对自然必须在她漫步时穷追不舍,令她提供服务,使她成为奴隶,她应当被加以强制,科学家的目的就是拷打出自然的奥秘。”所以,西方人要改造自然,征服自然。结果,各种农药、化学药剂、核武器直到转基因,大自然遭到无穷的破坏,直接受害的便是人类。现在全世界人都已认识到破坏自然、改造自然、征服自然对人类的害处,有的已无法挽回。
尤其是军事竞争,各种导弹、核武器、化学武器等等快速发展。快速中,人类的寿命、地球的寿命,也快速走向灭亡。当人类即将灭亡之前,也许会想到,早知采用中国自然的哲学,人类和大自然和睦相处,共存,多好啊。但那时为时已晚,“春风虽欲重回首,落花不再上枝头”。
柬埔寨由于战争和其他问题,十分落后贫穷,但吴哥窟却成为世界的奇观之一,原因便是那里七百多年来无人光顾,无人建设,也无人破坏,所以成为世界上难得的奇观之一。这就叫无为而无不为。
但全世界都在破坏自然,利用自然,从大自然那里索取很多。中国人如果不研究自然,不利用自然,还仍旧击壤而歌,抱瓮灌园,便会落后,落后可能还会挨打。所以,中国人必须放弃自己的哲学,利用西方的哲学。但如果全世界人都采用中国的哲学,都亲和自然,保护自然,与大自然和睦相处,这个世界将会更美好。

自信到一定程度,便会自大;自大遇到挫折,便会自卑。
中国人本来是十分自信的,1840年鸦片战争之前,中国人自称“天朝”,是世界的中心,其他国家皆是“夷狄”,只能“恭顺”天朝,“倾心向化”,“倾心效顺”,一切外国人外国高官见到中国的皇帝,必须下跪磕头,接受“敕谕”,外国人到中国,都是来进贡的,来仰见天朝天威的。中国“抚有四海”,“德威远被”,“万国来朝”。此外,中国人在文学艺术各个领域都看不起外国人的。
外国人一切都不行,连形象也丑陋,头发丑,眼睛丑,面貌丑,身体丑,都不如中国人。中国人认为“鬼”最丑,《旧唐书·卢传》记卢“貌陋……人皆鬼视之”。因为卢相貌丑陋,人看他是鬼。谚云,“丑得像鬼一样”,故称外国人为“鬼子”,或“某国鬼子”,或统称为“洋鬼子”。
     但鸦片战争失败后,又打了多次败仗,中国人由自信而自卑,开始认为中国的器械不行,船不坚,炮不利,后来认为中国的社会制度不行,最后认为中国的文化不行,于是要全盘西化,“打孔家店”“废孔”“废除读经”。其实,打了败仗,并不能说明中国文化不行,中国的历史和世界历史都证明了这一点。
中国春秋战国时,齐鲁文化最先进,产生了孔子、孟子、墨子、孙武子等一大批圣贤,还有稷下学宫,在世界上都是十分先进的,但却被文化落后的秦打败了。楚文化也很先进,屈原、宋玉等一大批文化人创作的《楚辞》,对后世影响巨大,但也被秦打败了。南朝文化也大大先进于北朝,结果被落后的北朝打败了。宋文化的先进超过了唐,在世界上也是无可比拟的,但被文化落后的金打败了,后来又被文化更落后的元灭掉了。
在世界上,希腊文化是非常先进的,结果被落后的罗马文化打败了,罗马文化又被更落后的蛮族打败了。
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都证明,先进文化被落后文化打败是常事。
所以,因为打败仗而论证中国文化落后,是没有根据的。这一问题,从五四到现在的学者都认识错了。(本段内容我在书中还有详细的论述)
学习西方,还是对的,西方也学习我们。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文官治政的国家,西方一直是贵族和教会把持政权,后来学习中国,也实行文官治政。现在世界上,凡先进的国家,都实行文官治政,而且又有所发展。西方学习我们很多,我们当然也要学习人家。
日本学习西方,学其长处,但仍然保持自己的传统,尽管这种传统来自中国,但已成为他们的传统,所以,必须保持。美国的鲁思·本尼迪克特著的《菊与刀》中《引言》部分说:“他们倾慕西方文化,同时又保持着良好的传统……菊花与刀,两者构成了同一幅画。”
中国人的思维很奇怪,或者认为自己最伟大,是人类的中心,其他国家都是夷狄,连“天朝”的尘埃都不如,或者认为西方一切都好,中国的一切都不好。胡适在《介绍我自己的思想》中说:
只有一条生路,就是我们自己要认错。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自己百事不如人,不但物质机械上不如人,不但政治制度不如人,并且道德不如人,知识不如人,文学不如人,音乐不如人,艺术不如人,身体不如人。(《胡适全集》第4册)
按照胡适的说法,中国人真是没法活下去了。如前所述,原来中国人认为外国人身体不行,像鬼,远不如中国人,现在胡适们又认为外国人身体比中国人强了。人一自卑,一切都不行了。
所以,必须一切学习西方,宋人《铁围山丛谈》卷三记:“王黻……面如傅粉,然须发与目中精色尽金黄,……大扺皆人妖也。”王面白,头发胡须与眼内皆金黄色,这和西方人差不多,但当时视之为“人妖”,亦鬼子之类也。当然是很丑的。现在年轻人又把头发染黄,身体也要学西方了。不但学习西方,而且还要打倒自己,消灭自己的传统。“中国的书一本也不要读”(鲁迅语),“把线装书全部扔到茅厕坑里”(吴稚晖语),最后要废除汉字,就是因为汉字记录中国的传统,把汉字废除,一了百了,但还不放心,还要废除汉语。(皆见本书)
汉语废除,汉字废除,中国实际上就亡了。
“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其中,仅得其下”,如果中国的文化价值是100,日本学了得70分,这70分实际上已经成为他们的传统。西方文化价值也是100,日本学了又得70分,那么日本就得到了140分。而中国学习西方得了70分,又把自己的100分打倒抛弃,那只有70分。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希望我们首先要继承自己的100分,然后再把西方的70分学到手。

五四新文化运动主张学习西方的科学和民主是对的。但五四运动,“打孔家店”“废孔”“废除读经”等,把中国传统文化贬得一文不值,力主“全盘西化”,对后世产生极坏的影响。我在本书中已分析,这些观点都是没有根据的。其实,五四那一批人,除了鲁迅写了一本《中国小说史略》外,几乎没有人做出什么像样的学问。创作方面,除了鲁迅写了一篇《阿Q正传》外,也没有见到有什么特别好的文学作品。胡适写了《中国哲学史大纲》,只写了一半,但治哲学史的学者都认为这不是哲学史,根本没有哲学,而且其中有几百年的哲学,他一字未提。徐志摩名气很大,但我看到所有介绍他的书和文章,都是他如何追求女人,闹三角恋爱的事,没有一个人说出他在文化上有什么贡献,好容易找到他的几首诗,也十分平常,有的读不下去。胡适写新诗名气最大,他的新诗几乎没有一句可读,《胡适全集》收入他的第一首新诗《孔丘》:“知其不可而为之,亦不知老之将至。认得这个真孔丘,一部《论语》都可废。”这叫什么诗。傅斯年写的对联:“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这叫对联吗?这就是五四名人的水平。
我甚至怀疑五四部分名人连基本常识都没弄懂,读五四时的很多文章,他们经常把儒家学说和道教并称,要扳倒儒学和道教,如钱玄同在《中国今后之文学问题》中说:“欲废孔学,欲剿灭道教,惟有将中国书籍一概束之高阁一法。何以故?因中国书籍,千分之九百九十九都是这两类之书故,中国文学,自来即专用于发挥孔门学说及道教妖言故。”他显然把道家学说理解为道教了。儒道学说都产生于春秋战国时期,道教创始于东汉。连道家学说和道教这最简单的区别都未弄懂,就天天批判,这五四一些名人的水平,也真可以。
但新文化运动给中国传统文化带来的破坏作用是十分巨大的,“破四旧”其实是这种运动的继续。传统文化中主要是道德文化、爱国文化。传统文化中断,人的道德水平迅速下降,爱国反而成为人嘲笑的对象。世界上只有中国人否认自己的传统,日本的传统来自中国,但他们从不否认;中国人要废除汉字,日本不废除,而且日本是顶着美国的压力不废除。世界上也只有中国人不尊重甚至嘲笑辱骂自己的民族英雄。这些都是五四及其继承者反传统影响的后果。
我在书中说,中国人的素质下降,并不是学习西方文化的结果,而是自己传统文化缺失的结果。我们需要认真地准确地研究西方文化,尤其是其哲学和科技。我们需要继续富国强兵,壮大自己,提高自己。但同时更需要保存、继承好自己的文化传统。但五四以来否认自己传统、否认自己文化的思想一直存在,中国传统文化其实需要一次大的变革。中国的传统很丰富,但现在我们需要“移风易俗”(《礼记·乐记》语),更要“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周易·乾卦》语)。
我的最大愿望便是恢复传统文化的地位。没有自己独立文化的国家,算不上真正的大国,正确地对待传统文化,也正确地对待西方文化,倘能如此,则吾国幸也,我们拭目以待。
陈传席
2016年7月
于中国人民大学

相关书评

100%
好评度
好评(100%)
中评(0%)
差评(0%)
发表评价即可获得积分: 详见积分规则
对已购商品进行评价
发评价拿积分